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彭友善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贯古今 融中西 开生面---彭友善画集序

2008-10-08 09:46:0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薛永年
A-A+

  在江西画史上,古代的八大山人名声最高,近代的傅抱石影响最大。新时期以来,在老一代画家中,先是传统派的黄秋园“人亡业显”,接着彭友善更以其画虎的成就名满京华。然而,傅抱石很早就离开了江西,他的绘画才情洋溢,借古开今;黄秋园去世以前业余作画,名不出乡里,毕生潜入传统,入古出新。彭友善虽曾求学于上海、南京和武昌,却一直活跃在江西绘画创作教学的第一线,既画油画,更画国画,而且国画的人物、花鸟、山水、走兽无所不通,特别在中西结合的国画中,融入了写实观念,提高了表现形光色质的技巧,始而以人物画表现民族的命运和美好的憧憬,继之以花鸟走兽画特别是老虎讴歌真善美,取得了独特成就。1998年我在中国美术馆参观了他的“虎年虎展”遗作展,深为叹服,后来蒙彭友善先生的哲嗣彭中天约为画集作序,不久前又蒙彭友善的夫人吴惠生女士枉顾寒舍,再次提供资料,我得以系统披览图片资料,回顾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创作历程,思考他的绘画理论与艺术实践的代表性,觉得大有获益。
  彭友善先生(1911——1997年),号超真,字至斋,又号虎癖居士,出生于江西余干的书香门第。他在青少年时代即与长兄彭友仁二兄彭友贤一起习画,在南京从学于徐悲鸿,计划随后留学法国,而长兄在方志敏影响下参加了革命,他亦亲受方志敏的熏陶。后来他与参加革命的长兄失去联系,及至二兄留法归来任教于武昌艺专,他亦随之入校学习,毕业后积极探索徐悲鸿指引的中西结合的创新之路,以独特的艺术造诣意外地得到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的赏识。委任为江西省教育厅图画指导员兼江西省美术事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领导全省的美术工作,抗日战争期间,又在第三战区宣传文化部门供职,开展抗日宣传,举行支援抗战的义卖,并培养美术人才,表现了高涨的爱国精神。新中国成立后,他的艺术造诣和烈属身世,受到政府的重视,有条件继续发挥才智,先后任景德镇陶业专科学校教导主任兼教授,南昌大学(后改名为江西师范学院、江西师范大学)教授,虽在1957年和文化大革命的政治风浪中遭受不公正待遇,但他对革命先烈的崇敬与追求真善美的情操始终不渝,一直保持了旺盛的艺术创造力,在恢复名誉的晚年,艺术创作也达到了毕生的巅峰。
  他的一生处于中国社会的激烈变动中,科学与民主、救亡与振兴成为时代的主题,清代以来脱离人生而且陈陈相因的绘画,已经被有识之士抛弃,从西方引进的画种开始在中国扎根,传统的中国画也在吸收时代新机而自我更新。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画家有的专攻西画,有的精研传统的国画,也有的中西兼擅。彭友善属于中西兼擅的画家,而且在徐悲鸿的教导下走上了中西融合的道路。他的绘画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古代的中国画传统以及20世纪借古开今派传统。他儿时即获得祖父赠与的《芥子园画传》,从临摹入手,在鄱阳陶业学校读书时,又从国画老师范炯处借临了大量其父范金镛的花鸟走兽手稿,打下了扎实的国画基础。少年时代随兄长在上海求学期间,受到潘天寿的指导,更后则拜齐白石为师,接续了重视创造的借古开今派传统。另一个是西画传统和20世纪融合中西的传统,他随兄长赴上海求学期间,即练习素描。入中央大学后更直接受教于徐悲鸿,坚持写生,研究对象,为中国画创新而吸收西洋画的长处,走上了彩墨写实的道路。在武昌艺专学习期间,更得到留法归来在该校任教的二兄的指导。因而,西画也有极好的造诣。
前文已述,彭友善的绘画多能兼擅,遍及油画和国画人物山水花鸟走兽各个领域。但在不同的时期,他又有创作上的侧重。纵而观之,从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大略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彼时他的创作以中国画人物画为主,兼及花鸟。著名的人物画作品有《逃亡》、《噩梦》(又名《善与恶的斗争》)、《自然之神》、《大同世界》和《同舟共济》等。这些作品,或直接反映现实,或选取历史题材,或抒发美好理想,但都以写生为基础,重视体感、光感和质感,人物神形兼备,环境气氛合宜。造型观念是写实的,画法则在传统的工笔与写意之间。除去《逃亡图》控诉日寇侵略、《同舟共济图》讴歌团结一心共赴国难之外,多数作品在立意构思上,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有寓意,有象征,以丰富的想象力,表现了内心憧憬的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花鸟画作品则有《篱菊栖鸡》、《全民雀跃庆和平》和《百雀图》。其中的《全民雀跃庆和平》,作于抗战胜利的1945年,系八尺整纸巨作。图中一株历尽沧桑的梅树,老干虬枝,繁花密蕊,迎春怒放,360只欢悦的麻雀飞鸣跳跃其间,一只和平鸽自远方展翅飞来。虽然在构图上利用了传统的空白,但笔墨对写实技巧的熟练驾驭,梅树老干的写实作风,麻雀来自写生的千姿百态,平添了花鸟栩栩如生的活力,成功渲染了充满热烈感情的气氛。因为这一作品应马歇尔将军之请送给了美国的总统,所以至今收藏在美国的杜鲁门图书馆。
  20世纪前半叶的中国画发展,总的趋向是摆脱晚清因袭空虚的流弊,但因取向不同形成了两大流派,一派融合中西,以徐悲鸿为代表,另一派借古开今,以齐白石、潘天寿为代表。彭友善的上述作品主要发扬了融合中西的传统,重视写生,重视写实的造型,吸收西方绘画借鉴科学成果的体量光色质感和内在生命力的表现,并以借古开今传统为补充,重视情、意、趣和心物交流的律动。在古代中国,南齐谢赫“六法”影响深远,一直被历代画家奉为指针,彭友善“为了在传统的基础上,充实其内容,并吸收外来营养——西方的绘画科学成果(例如解剖学、透视学、色彩学、光学等),使中国绘画有传统的文学化兼具科学化,以便达到现代化的目的”,【1】他在1942年发表了《现代绘画十法》:形、光、色、质、量、力、情、意、趣、律。在导言中他明确指出:“绘画的作风,既随历史的演进而日异,技法的兴革,自应依时代的需要而产生”“是故今日之中国绘画,惟有贯通古今,融冶中西,不偏不倚,综合历史上之成就以及时代学术之成果,充实光大,自立一法。”【2】这篇画论,既是他创作实践的理论表述,也可以视为融合中西一派推动传统中国画走向现代的重要文献。
  第二个时期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此时彭友善的创作集中于革命历史题材的人物画,有油画,也有国画,油画如《方志敏攻打漆工镇》、《毛主席代表来到瑞金》、《高虎脑战斗》、《伟大的友谊》和《永生》;国画如《漆工镇暴动胜利图》和《彭黄平江起义图》等。虽然这些作品大多是接受的创作任务,但彭友善却自觉地注入了全部感情和全副心力。其中笔者见过图片的《永生》,是一幅描绘告别革命烈士的优秀油画。画中,早春季节的深山老林中,阳光透入,万籁无声,红军指战员、游击队员、儿童团员、以及父老乡亲默默肃立在烈士的遗体前,身份个性一一不同,但无不面容悲愤而坚毅,像是在寄托哀思,更像是默默地宣誓,而悲戚的老年农妇则蹲跪在烈士的遗体旁,轻轻地掀起覆盖遗体的党旗,向为人民捐躯子弟兵做最后的告别!烈士的面容清癯而刚毅,极像画家早年亲受教益的方志敏。这幅写实的油画,功力深厚,结构精心,形神兼至,感情饱满,创作历时两年有余,寄托了画家对方志敏和大哥彭友仁为代表的革命先烈的无尽怀念与崇高敬意,揭示了在烈火中永生的深刻含义。这一时期他还创作了中国花鸟画《和平万岁》、《小鸡》等,继续着40年代花鸟画创新的探索。
  第三个时期是改革开放以来,这时已经恢复名誉的彭友善进入了老骥伏枥的晚年。他除去复制不幸毁掉的早期名作之外,亦偶尔作人物山水,但主要集中精力投入花鸟走兽画的创作。所画花鸟走兽题材广泛,举凡百姓喜闻乐见的牡丹、荷花、兰、竹、松、菊,充满生活气息的鸡、鸭、鱼、猫、松鼠,有所寄托的苍鹰、仙鹤,无不取以入画。画法由工入写,多属大笔头的写意,其高度提炼的笔法和浓墨重彩,显然取法于齐白石,但依然融合西法,不仅在造型上以求真的追求加强了写实与写意的结合,而且在光感倒影的表现上也有新的探索。《岁暮清趣》中,玻璃杯内水中的梅枝,《双鹤图》与《柳月睡鹭图》中日月的水中倒影的描绘,都丰富了如临其境的视觉感受。不过,这一时期他画的最多的也最精到的是虎。代表作有:《百虎图》、《虎跃图》、《远眺》、《墨虎》、《虎怒图》、《猛虎》、《空谷虎啸》、《相依》、《惊心动魄》、《雄风万里》、《母子虎》、《五福图》、《履险》和《雄视》等,同类作品还有《騶虞图》。
彭友善画虎由来久矣,小时候他在外公家见到一幅画,画上药王骑着一头相似老虎的动物。老人说这是“驺虞”,虽像老虎,但是仁兽,见蚂蚁都不踩,于是他对形象类似“驺虞”的虎产生了感情。少年时代他随兄长到上海后,在大世界看到铁笼子里的东北虎,困兽犹斗的威武不屈,更深深感动了他。从此他在大哥彭友仁指导下,按照徐悲鸿融合中西的画法开始画虎,从写生入手,经常到动物园,把握虎形态,肌肉和骨骼,静态和动态,了解虎的生活习性和运动规律、力求做到成竹在胸。日本侵占东北后,他以半年时间画出百幅《林暗草惊风》的虎图,以虎为喻,象征中华民族的勇猛无畏不可屈服。后来他又与亦擅画虎的二哥彭友贤,在江西上饶合办《百虎画展》。到了晚年,虎的形神已经深深印在他的心目中,他说;“当我凝思画虎形象时,在树梢影子里,浮云缥缈间,墙壁陈迹处,地上水迹中,有意无意,似幻非幻,到处可见极为生动的虎的形象。”【3】此时他画虎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他善于通过表现虎的威猛、虎的伟力,虎的壮美,虎的亲情,既歌颂威武不屈气壮山河的民族精神,又表现“无情未必真豪杰”的舔犊深情和仁爱之心,还寄托了“虎老雄心在”的暮年情怀。他晚年所画的老虎,简练、生动、传神,磅礴大气,描写动势尤为神妙,在以往形神兼备的基础上,进一步集前人之大成,加强了笔墨的由工而放由巧转拙的表现力,突出了虚实结合中的气韵生动和意在象外。他把写实的造型和高度提炼的笔墨融为一体,把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视觉形像与高远的精神境界结合起来,一方面仍保留了吸收西画科学的成果以求真,另方面更强化了中国画讲求的意境和境界,使融合中西的写实与中得心源的写意进一步契合无间,为画虎开了新生面。他在1983年画成的《百虎图》,十三米多长,共画虎108只,或正或侧,或卧或立,或奔或止,角度各异,千姿百态,构图在疏密聚散中形成流动的韵律,如山峦起伏,如江河奔跃,表现了蓬勃的精神,奋发的生气。拟人化的《母子虎》,则歌颂了“伟大高尚之爱,纯洁无瑕之情”,表达了“以此爱此情推及人际人群”的愿望【4】,他在《题山君百相图》一诗中还写道:“作虎盈千意未休,一展宏图心始适。但愿山君化騶虞,遍降祥和干戈歇。人间从此享太平,共创文明争朝夕”,【5】可见,他心目中的虎还是颇有文化积淀的仁兽騶虞。
  自古以来,擅长画虎者多矣,近代最有名者为张善子,不能否认张善子画虎寓意的深刻高妙,然而他在1940年便英年早逝,画法也仍属比较精细的小写意,彭友善则是善子之后画虎的大家,不仅在精到的写实造型与苍劲的写意笔墨的结合上超越了前人,而且无论构图的剪裁,还是形象的借喻,也都极尽能事。比如他创作的虎图中,或只画草丛中虎视眈眈,或只画猛虎伏卧欲窜的上半身,以山水画中的“马一角、夏半边”之法,有效地强化了动势。又比如《墨虎》,迁想妙得,把虎画成不可撼动的磐石,得之象外,寓意深远。他1988年的《画虎六法》,正是他画虎经验的理论总结,他指出:“画虎六法;一曰取势生动,能动则活,故势之要诀在动。二曰情节入胜,情节必须丰富周致有高度概括,要能引人入胜,耐人寻味。三曰布置确当,无论千变万化,不可有失平衡,故确当要诀在一个平字。四曰用笔虚灵,无论点、线、面,下笔务求不板结、不软弱、不牵强、不做作。五曰气韵连贯,必须体现作者的精神气质与思想感情,通过笔墨聚化为一股力量贯穿于全画之中。六曰风格新异,虎威震山河,气礴天地,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形象体现,故应以气胜,求新求异并非以怪诞为方,而是在传统与前人的基础上力求有别。力求风格新颖,意境高超。”【6】这一论述,也是他在融合中西的道路上对画虎理论的建树。
  中国画的传统是不断发展的,没有传承就没有发展的基础,没有与时俱进的发展也不可能传承。20世纪的中国画家,面对打开国门的新的视野,新的图强与振兴的时代课题,走出了前述融合中西与借古开今两条互动互补的发展中国画的道路。彭友善在跌宕起落的坎坷人生中,一直为表现崇高的民族精神和大自然的内在活力,为讴歌真善美的境界,在徐悲鸿引领的融合中西的道路上精进不息地奋进。他虽然师事潘天寿,少小时代就接受了潘天寿创造自己的面目的创造精神,但他青壮年时代的创作无意拉开中西绘画的距离,他认为:“细究绘画本身,原无所谓南北东西,更无所谓古今中外,……古今常有偶合之点,中西亦多雷同之处,况且画理画法,中外古今,都不外乎是‘摹仿自然’与‘描写人生’而已。”【7】惟其如此,他的探索一直围绕“贯通古今,融冶中西”,他的实践自觉以写生师造化突破古人,对此他在《题写生图》中指出:“至今六法古犹新,只为‘传移’误后人。不作画奴应跑出,直师造化见天真!”【8】但他不同于一般融合中西派画家之处,在于始而筑基于融合中西之途,笔墨服从于造型,立意得益于描绘,继之又在写生求真的基础上,师法齐白石的借古开今,强化笔墨表现,探求象外境界,终于变融合中西为融合中西与借古开今的结合,在晚年的画虎系列中得到了最完美的实现。因此,出版彭友善的画集,总结他积累的新的经验,对于今天画家在文化建设中全面地认识传统发展传统是有独特启发意义的。
  2008年2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彭友善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