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彭友善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一代风华 晚而弥笃---谈彭友善的绘画艺术

2008-10-08 09:44:5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孙克
A-A+

  20世纪的中国历史,一方面是灾难深重,忧患连连,一方面又是跌宕起伏,波澜壮阔。在一百年里经历的内忧外患、天灾人祸,种种劫难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也几乎是空前的,而中华民族的复兴和崛起的迅猛,又令世人注目和惊讶。“多难兴邦”这句话有了典型的注解。回顾百年,最令人感动的是在救国图强的理想下涌现的无数优秀杰出的青年人物,他们成长为革命者、政治家、军事家、学者、科学家、艺术家,在历史的星空光芒闪耀。不久前,我再一次见到江西已故老画家彭友善先生的绘画作品,内心感到深深的震动,在他走过的人生和艺术的道路上,铭刻着深刻的时代的印痕:一位爱国青年的满腔热血,一位艺术家的卓越才华和他历经挫折而毫无减色的进取精神。他的抱负和理想,都凝聚在他的艺术里。当我反复观赏他的作品并参阅他的生平年谱的时候,对前辈的理解和敬意又加深了一层。
  先生青年时期适逢国难当头,日寇进逼,神州陆沉,生民涂炭。当此之际,书生爱国惟有手中画笔,呼吁当局,动员群众,用自己的艺术创作参与救亡图存的大业。所以这一时期先生的作品数量很多,幅面巨大,主题鲜明,寓意深刻,应是抗战时期抗日文艺美术创作的代表性作品,遗憾的是由于战争环境及其后的种种社会政治原因,遭到冷落和遗忘,大多损坏遗失。足堪欣慰的是友善先生在“文革”结束之后,凭着回忆与有限的资料重新绘制了其中重要的代表作品,为后人及美术史研究留下宝贵财富。十年浩劫结束,头上阴霾逐渐散去,已近古稀之年的友善先生心情愉悦、精神振奋,多年的政治历史问题得到纠正,进入政协,当选江西省美协副主席,画家此时干劲十足,有一种要把失去的时光补回来来的心情。我们看到这时期重画了早年创作的人物画之外,艺术上进入了新的阶段,致力于花鸟、山水创作尤其是画虎方面,努力探索,独树一帜,取得很高的成就,
   彭友善先生出生于20世纪初年,青年的彭友善,目睹国家社会的问题,内心不会平静,所以他选择了人物画,在艺术上他选择了中西结合的道路。我们知道,中西方文化存在差异,西方绘画重写实、重客观真实的再现,反观中国画艺术,从来重写意、重精神意趣的表达。“天人合一”“物我一体”的人与自然的和谐亲近,使山水画和花鸟画的发展在宋元以后,超过人物画而后来居上,绘画进入文人画时期,人物画无论在题材范围和技法表现力方面都缺乏发展的动力与契机。20世纪中国社会的发展,处于反封建反殖民地的斗争阶段,救国图强思想是主导,厌弃传统,主张“西化”乃至“全盘西化”是当时激进青年知识分子的主张。改良派大家康有为周游欧洲后,积极鼓吹中国画改良,认为“合中西”是中国画的唯一出路,无独有偶,共产先驱的陈独秀则呼吁“革王(石谷)画的命”主张“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西洋写实的精神”。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西洋写实技法和西方美术教育体系被学习和借鉴到中国来,影响深远。其中最成功的实践者是徐悲鸿先生,由于他把握了西方写实技法的精髓,又具传统绘画的功底,在人物画方面,以其成功的经典创作和美术教育体系,深刻的影响了20世纪的中国人物画的发展。“中西结合”或“融合中西”,其得失评价虽然至今尚在讨论中,但肯定人物画在百年里的发展和成就,大家几乎是一致的。据此反观彭友善先生早期的人物画创作,可以看到当年画家是处于时代的前沿,是改良和振兴中国人物画的先行者之一。《恶梦》是先生早期的一幅人物画,用兽对人的侵害和人与兽的斗争展示主题,画面上妇孺老少群情激动,或恐惧或悲哀,或愤怒或呼号,动态表情各异,采用写实明暗和真实饱满的色彩,以宣纸毛笔和国画笔法相结合,构成一幅庞大画面。人物动态组合复杂,情景气氛紧张,具有较强的表达力。和其后的许多作品一起,显示出青年彭友善的绘画才华是十分出众的。。1934年创作的《大同世界》是先生另一幅作品,此时画家的内心对世界的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幻想和想象一个和谐、自由、人与万物共存的大同世界的到来,以各种动物和平的栖居嬉戏在美好的世界上为主题,寄托他明显有些乌托邦的理想。以今天我们要创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思想的标准来看,先生的思想无疑是超前和可爱的,但在其后以斗争哲学为主导的社会阶段中,其不合时宜和被毁弃的命运,也就不言自明了。唯一可以告慰于历史的是,拨乱反正之后先生还有精力和决心重画了这批作品,尽管完全的复原在实际上是做不到的,然而无疑的是我们终于有机会看到我们一直未知的那一时期的画家和作品。
  新时期到来,友善先生虽届古稀之年,却以不让后生的饱满精神,投入花鸟和山水画创作,进入其艺术的新阶段。对于中国人物画的发展来讲,中西结合之路的确带来积极的成果,但是,中国画艺术博大精深,山水和花鸟画以其深刻的人文精神,人与自然的亲近融合,其文化精神的中庸和谐精髓,体现在写意性和主观情感的抒发,相对于机械的写实更具有其优势,不仅为中国人所喜爱也必将在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知音。我们在友善先生晚年所作大量写意花鸟山水画中,可以感受到他对于传统艺术的热爱和深刻的理解,从中西融合之路逐渐向传统回归并丰富了传统,这几乎是老一辈画家们的共同选择。彭友善先生晚年多画花鸟、山水,更擅长画虎,他年轻时对动物画极有兴趣,有过深入的观察和写生,在《恶梦》和《大同世界》里,出现大量的虎、狮、豹、象等动物,其解剖结构、神态皮毛丝毫不爽。当然这是他得益于受过系统的造型训练有关。中国画虽然不特别强调解剖造型,但注重神态特征的表达,“谨毛而失貌”是很忌讳的事,在“传神”这方面,证明中国画家不但不缺乏写实造型能力,在追求“神”与“情”方面更有独特优势。我近日有机会再观意大利人郎世宁的画,他画在卷上的马,虽然造型精准,毛色光滑,手法细腻,但神情远逊。说明在艺术世界里有比技巧更重要的东西。彭友善先生80年代以后,致力于写意画,以写意笔墨画虎,气势磅礴,形神兼备,是画家晚年成就的高峰。
  近年来虎画很受欢迎,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一些全国性的画展上展出了虎画作品,颇具影响,至今作者日众,很有市场,但是多为细谨写实画法,其中“谨毛失貌”刻板无神,滥竽充数之作多所难免。今日再观友善先生画虎,老笔纷披,形神俱佳,气势磅礴,方知“笔底生风”之喻,于此证之。
 彭友善先生画虎积数十载之功,晚年画虎已是驾轻就熟,信笔驰骋了。欣赏先生画虎,注意到其高明胜人处还有两点,其一,形神之外,笔墨厚重雄肆,感染力强,最为难得。中国画首重笔墨,因为笔墨体现画家的功底、修养、格调,既是表明造型表现力高下的手段,又因其书写性之美而引起欣赏的愉悦感从而具有极强的抽象美的因素。彭先生画虎,用笔雄劲,重而不浊,收放有度,挥洒自如,达到了古人谓“随心所欲不逾矩”的高度境界。令人佩服。其二,画虎之外,成功的营造了富于情调气氛的画面,无论衬托以山石、杂树、草卉,都能够做到繁简得宜,烘托适当,尤其运笔苍劲,墨法精到,堪称艺术精品。
  1998年彭友善先生遗作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我有幸出席艺术研讨会,作简短发言,匆匆又近十年矣。今得再观先生之作,有感一代才华,其名未彰,为书短文以表钦慕之意。
  2007年12月岁暮于京华道不孤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彭友善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