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彭友善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画虎艺术节选之一

1988-11-10 15:01:0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彭友善
A-A+

  四要  在创作技法和思想境界的处理和运用上,我一贯是以“四要”为准则,何为“四要”?一要“中西贯通”,二要“形神兼备”,三要“意象合一”,四“情景交融”。

  “中西贯通”为大势所趋,中西绘画虽体系不同,风格各异,但画理画法亦有相通之处,唯表现手法各有侧重。从中西传统技法而论,总的说来,西洋画重写生,重光色变化,重客观,科学性较强。但过重客观、迁就现实,往往容易窒息性灵。中国画重写意,重笔墨情趣,重性灵,重主观,文学性较强。但过重性灵,忽略现实,往往有违物理。彼此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如二者结合起来,融汇贯通,则可取长补短,益臻完美。例如中国画虎的通病是“画虎画皮难画骨”。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画皮毛及斑纹没有符合虎的生理结构及透视法则,看起来缺乏立体感和空间感。但如将西洋画法生硬地搬人中国画,虽可达到形似,但又笔墨韵味不足,最好的办法是将中国画和西洋画有机结合,即在造型、着笔、设色之中巧妙地渗入西洋画的某些因素,使之不着形迹,浑然一体,可达两者之长,避两者之短。

  “形神兼备”为艺术造型的一般要求,也是最高准则。绘画实际上是“以形写神”,形存神在,形失神亡,关系至为密切。因形为外貌。神为内涵,外貌易肖而内涵难求,故作画形似易而神似难。初学但求形似,继则要求神似,乃合乎情理。从艺术角度说,画虎,主要是为虎传神。但不能舍形而求神,世之画虎者、往往以“不求形似,但求神似”为借口,实自欺欺人,形貌不存,何谈神貌?虎之神寓于威严之态,勇猛之势,拔山之力,阳刚之气,以及矫健之美当中。凡对虎之基本形态特征、生理结构、运动规律、生活习性未能全面彻底加以了解,何谈神貌?然而为达到“传神”的目的,艺术家往往需要将特征加以夸张、变形,而不必过于受形体的束缚。不可不似、不可太似、太似近俗、不似近谬。白石师名言“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颇值得深思。

  “意象合一”,即画贵先立意,以意取象,则象在意间,意在象中。作者运用深入生活所得的素材一一虎的写生、速写稿,和收集的虎的图像资料,按照虎的活动规律和主观意向,揣摩虎的活动姿态和神情,加以充分的想象,使笔下的虎完全符合要求表现的情态,达到意象合一的境界。这样的作品往往能成为创作中的佳品。

  “情景融合”,即将画中具体情节和景物密切配合,融为一体;使情中有景,景中有情。古人说“云从龙,风从虎。”。因虎威风凛凛,行动迅速敏捷,所过之处,草木皆动。故画虎多借草木以示风势,这乃是以环境的渲染来表现虎的威风。有的画家画虎,喜欢配以磅礴的瀑布或险恶的悬崖峭壁,也是藉环境以体现虎的雄伟气魄。但如画憩息的虎、抚稚的虎,戏嘻的虎,则配以较为幽静的环境。一幅情景交融的画,不但配景能衬托主题、强化气氛,并能融汇作者的思想感情,吸引观众,扣人心弦。

  五忌  画虎五忌,皆为画虎常见通病,一为“形态不准”,二为“夸张失真”,三为“有皮无骨”、四为“斑纹错乱”、五为“远近不分”。

  “形态不准”,是造型上的毛病,即虎的形态特征不明确,虎的精神气质未能体现。或似犬似猫,形神俱失。“夸张失真”,是比例上的毛病。画虎在掌握分寸的基础上适当夸张变形,能强调特点、美化典型,如夸张过度,变形不当,类似畸形,则效果适得其反。“有皮无骨”,是结构上的毛病。主要原因是对虎生理结构缺乏了解,在处理虎的正常与特殊动态时,不能正确把握虎的重要关节所在,以致画出的虎有皮无骨,成为纸上“挂虎皮”了。

  “斑纹错乱”,是笔墨上的毛病,也是结构上的毛病。虎身斑纹非常优美,其纹路疏密有致,长短粗细极为自然,且随着体形变化而转折顿挫、富有书法意味。其走势不乱,并有一定规律,作画时可按其自然走势着笔,只宜省略概括,不宜改变规律,如信手乱画,错误百出,反有失天然之美。

  “远近不分”是透视上的毛病。凡立体物象在空间皆占有一定位置,在视觉透视规律上、近大远小、近实远虚为一般常识。画面上的虎,不论是何姿态,整体与局部、个体与群体之间,都存在透视关系。如无远近之分和虚实之别,便违反了常理。

   六法  古有“六法”,基本上是人物化法则,后人视为绘画通法,但于画虎针对性不强。画虎亦有“六法”:一曰”取势生动”,二曰“情节入胜”,三曰“布局适当”,四曰“用笔灵活”,五曰“气韵连贯”,六曰“风格新异”。

  “取势生动”:为虎传神,首在取势,关键在“取”字,所谓“取难,舍亦难”。“千虑一得”谓之取。“搜尽奇峰打草稿”也是取。画虎之难在取势。往往一张画的优劣成败,取决于势,有势则生动活泼,跃然纸上,无势则呆板僵死,了无生气。取势的要诀在“动”,动则生,生必动,要抓动态。特别是转瞬即变的霎那动态。因为霎那间动态,变化微妙,往往最为生动,也最难画。艺术造型,应从“难”、从“微”、从“险”着眼。“难”就是“难点”,“微”就是“机微”,“险”就是“险绝”。如能克服准点,洞察机微,进入险绝之境,自然超凡脱俗,不落常套而高人一等。

  “肯节入胜”:绘画是靠情节来说明一切,只有选取最典型概括而具体的情节,方能引人入胜,耐人寻味。如一览无余或令人费解,均不足取。“布局适当”:布局即古“六法”中的“经营位置”。经营是作画一大难关,这取决于作者的天赋和素养。总的原则是安排主次,处理虚实。布局千变万化,但不离乎“平”,即“平衡”也。构图宜平中见奇,险中见稳,简而不空,繁而不乱,层次分明,分布适当,切忌闭塞。闭塞则无气势。

  “用笔灵活”:国画技法全在笔墨,画虎用笔,虽工写有别,均要骨力雄健,灵活多变。所谓“灵”即“虚灵”,用笔不板结、不软弱、不呆滞、不做作、出于自然。“活”即“活脱”,运笔能随意转折,因质而异,浓淡相间,虚实相生、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疏密轻重、恰到好处,.画工笔不陷于呆板,画写意不流于霸悍,皆能形质俱全,跃然纸上。

  “气韵连贯”:“气韵”即“神韵”,为艺术创作最高境界,故古“六法”中把“气韵生动”列为首要。所谓“气”,即作者精神气质和思想感通过笔墨技法化为一股力量,贯穿于全画之中,精神境界越高,感情越厚,力量则越大。在画为“气势”和“气魄”,在笔为“气运”和“笔力”。所谓“韵”,即“韵律”。为画中全局气势和笔墨运用所构成的一种节奏感,与音乐中的频律颇有相似之处。画虎,气韵尤为重要。虎威镇江山,气礴天地,应以气胜。落笔先抓“气势”和“气运”则全画自有“气魄”,一见能扣人心弦。昔东坡沦吴道子画云:“笔所未到气已吞”,故画虎以能“一气呵成”者为妙,因“一气呵成”,全局连贯,气充而力足也。   

  “风格新异”:艺术创作各有风格,没有风格即没有个性,   便缺乏艺术生命。风格是个人天赋、功力、素养集中的表现和    自然流露,不可强求。先师白石翁有句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可见风格不可学而只可创。作画贵在创新,画虎亦然。画虎的创新,重在“立异”,立异不是以怪取胜,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力求风格新颖,意境高超,不论造型、布局和笔墨技巧,都有自己的面貌和气质,独树一帜,与众不同,作为对民族,对时代和自我精神的寄托与表征。

  1988年11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彭友善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